長南南南

这个我没办法跟你解释。

帝の迷惑(自制,夺笋)

碎碎念:果然,年初立的FLAG到目前为止一个也没实现,咸鱼躺平。码什么字,懒死你得了。

啥也不是。散会!

新春快乐!祝我们都能离自己的梦想更进一步!一起成长!

想(gu)了很久,还是决定先不更这个故事了。当然弃坑是不可能弃坑的,毕竟决定暂停(喂你本来就大半年都没更了吧!)就是因为我太想把柳庭羽和娄昭的故事写好了。

最近把日子过得一塌糊涂,什么都不在正轨上——我现在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支楞起来。而前天,当鸽子重新爬到键盘前想写点什么时,她悲恸地发现——自己本就不高的写作水平duangduangduang滚落谷底。

码字,如逆水行舟,不进,则退回鸡仔码头(擦泪。我劝,看到这段话的鸽子们,耗子尾汁,不要学我。

所以现在我要做的就是,复健。同人短篇,原创短篇,随笔诗歌……什么都可能写一点;严肃文学,网络小说,经典影视,散文词赋……什么都可能看一点。不水群,不玩游戏,不吃无意义的八卦,不刷那么多沙雕视频……

接着就是,全文存稿,尽力打磨。我一定会把这个故事填上的,填不上的话本咕咕不得好死(毒誓)。

最后,向所有喜欢过这个故事的人说一声对不起,感谢你们的驻足——我实在是个不称职的作者,承蒙你们的错爱,更对不住书中的人物;我也实在是个幸运的咕咕,老福特上写了数万字仍无人问津的作者大有人在,而我拖延成性却有你们等待。

比如草草小天使,每章都跟我唠嗑,屑作者炒鸡感动。😘😘😘

PS.有小可爱不喜欢的话去留随意,相信我们有缘再见~

祝大家开心快乐每一天(๑>؂<๑)至少,不要不开心。

pps. 第二张图是我的失智现场🙏

发现原来的自己是真他喵欠抽。

“你考怎么样啊?”

小学的我:对着98分的英语卷子哭泣起来。

“没……没考满分……嘤嘤嘤”

麻了。


就在今早,快递员敲门声一响,我噌地一下从床上起来,欻地伸出右腿翻身下地——但显然,我的左脚比右脚更着急,于是它闷头追尾了我的右脚,并用指甲盖儿在我右脚脚跟儿上吭哧啃了一口。

麻了,建议收入受伤的一百零一种方式。

不是我的,但是真的笑死。

(这两张图,梅开二度)